咨询热线:0210-7637833

产品展示

只有“社会主义”跟“90后”才华救美国了?

这两天,美国的政坛被一名信仰“社会主义”的准“90后”女孩给吓到了……

准“90后”的逆袭

这个女孩名叫亚历山珊德拉(Alexandria Ocasio-Cortez),一年前还在酒吧里做着服务员的工作。

那时,她的父亲已经因为癌症去世,所以大学毕业的她不得不兼职多份零工,好帮助同样在打零工的母亲一边支持家庭开销,一边偿还自己读书时的学生贷款。  可当初,这名年仅28岁的拉丁裔姑娘,却已经成了美国民主党乃至美国政坛一颗渐渐升起的政坛新星:在纽约一场事关国会议员席位的选举中,她以极大的优势击败了一位占据该席位长达10多年的民主党资深政客,赢得了民主党内部的初选,从而将取代后者代表民主党与共跟党争夺这一国会席位。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被她击败的那位资深政客名叫克劳利,他可是民主党党内的第四号人物,甚至还被党内钦定为是党内一号人物南希·佩洛西的接班人。所以,可能说在选举前几乎没人看好那个28岁的姑娘。  更重要的是,由于亚历珊德拉信奉的还是“社会主义”(注:本文所提到的“社会主义”,是更类似北欧的那种“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下同),这在美国属于明显的左派,与“资本主义”的“主流价值观”比较抵触,这也令她在克劳利面前显得并不怎么“靠谱”。

所以,克劳利也基础就没把亚历珊德拉的挑衅放在眼里。

于是,当亚历珊德拉在选区里踊跃拉票和听取民心的时候,过于膨胀的克劳利却“脱离了大众”,仅仅指派了自己的一名下属替他来参加媒体组织的政策辩论会。  然而,觉得自己不被尊重的选民,最终用选票处罚了克劳利,也令这个名不见经传的90后姑娘实现了一次美国政坛上的大逆袭。

只有“社会主义”和“90后”,才华救美国?

不外,在美国众多媒体看来,亚历珊德拉对克劳利的逆袭还有一些更深品位的原因。  首先,这些媒体认为,因为来自共和党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始终在难民等一系列美国国内的问题上抛出很极其激进的政策,导致反对他的民主党的支持者们也开始倾向用更激进的政策去“纠偏”被特朗普“祸害”的美国。

于是,民主党那些主流的“建制派”政客们——即便已经在采用更激进的策略去逢迎选民对抗特朗普——他们始终无奈脱离的“适用主义”框架却令他们难以满足诉求更激烈的支持者――尤其是对年轻人群体来说。

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亚历珊德拉就不这些“考虑”。在竞选中她直接抛出了很多极为“英勇”的主张,比喻充满“社会主义”色彩的全民医保、免费高等教诲,乃至直接废除特朗普用来逮捕非法移民的“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这种很激进的提议。

相反的,克劳利诚然也强烈反对特朗普对待非法移民的做法,甚至称“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是“法西斯”,“实用主义”思维却令他无奈同意直接废除这个执法机构的想法,因为这在他看来并不能解决“实际的问题”。

“可民主党的支持者们并不喜好这种实用主义的退缩”,《华盛顿邮报》评论说。

另外,就如亚历珊德拉本人所说,她之所以要挑战克劳利,也是因为克劳利代表的是那群为大企业主谈话的民主党政客,而这些大企业刚好是导致房价回升等一系列加剧美国贫富与阶层差距的主要原因。她则要“为草根民众代言”。

她的这番说法也即时令一些美国媒体联想起了2016年的特朗普。因为特朗普之所以能作为美国政坛的“异类”在当时博得美国总统选举,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他成功利用了美国社会对于贫富和阶级差距的不满。

所以,当民主党也浮现了这么一位既敢挑战建制派的框架,又知道迎合社会对贫富与阶层差距不满感情的政治人物时,一些反感特朗普的美国媒体评论员就激动地认为,亚历珊德拉将成为民主党扳倒特朗普的最大变数。

不过,亚历珊德拉跟她的“社会主义”构想现在能成为民主党的支持者们的“新宠”,也不完全都是特朗普的起因。

原来,在2016年时,美国的独破议员桑德斯就一度表示要用“社会主义”改造美国,并宣布要以此竞选总统。而美公民心考核机构盖洛普当时的一组考察就发现,只管只有35%的美国人对他的“社会主义”持正面态度,民主党的支撑者们对“社会主义”的认可度却高达58%,尤其在年轻人。

反而是“资本主义”在民主党那里的认可度只有56%......

亚历珊德拉也正是在那年开始深度投身美国政治,她所服务的也恰是桑德斯的竞选团队。只管76岁的桑德斯终极被正统的民主党政客希拉里挤了下去,未能成为民主党在2017年迎战特朗普的人选,桑德斯却点燃了亚历珊德拉这些年青人的“社会主义”思想,令“社会主义”开端在新一代民主党人的心中生根发芽。

此外,“年轻”也是美国媒体认为亚历珊德拉能够击败民主党大佬克劳利的又一个主要资本。

《华盛顿邮报》就指出,美国民主党切实面临着一个年事上的断层,即在年轻人中缺乏能拿得出手的精良政客,而且民主党的目前的领军人物也大多年龄偏大,其中一号人物佩洛西都已经78岁了,就连克劳利也已经“奔六”了。

▲图为南希·佩洛西

这些人的年纪也就决定了他们无法像28岁的亚历珊德拉那样能非常感同身受地理解到如今很多美国底层年轻人所面临的生存压力——从医保到就业。

亚历珊德拉自己就表现,“我确实认为咱们的国会里须要一些年轻的新面孔了……这对于政党和美国的未来都有好处”。

但有人认为她只是“过眼云烟”

不过,尽管美国那些反特朗普的自由派和左派媒体对亚历珊德拉的“横空出世”颇感愉快,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却并不看好她,甚至认为她只是“空费时日”。

他们的观点并不仅仅只是出于“政治立场”。一个难堪的数据就显示,在亚历珊德拉战胜克劳利的这次民主党的初选中,真正来投票的民主党注册选民只有总人数的13%......

同时,一些保守派媒体还以为民主党如果认为“社会主义”才是他们的取胜之道,那民主党就是在“飞蛾扑火”——因为这表明民主党仍然在把他们的铁杆支持者直接与全体美国人划等号,而这偏偏是令他们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惨败给特朗普的起因。

另一方面,就连佩洛西这样的民主党一号人物,也并不认为亚历珊德拉能给民主党乃至美国政坛带来多大冲击。

“这只是一个选区的选举结果”,她说。

而美国《时代》周刊采访的多少位民主党建制派议员也都持相似观点,都认为仅仅一个选区的成果说明不了什么。

看来,这亚历珊德拉等年轻美国人所憧憬的“社会主义”,到底是不是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的新“救国之道”,只能让时间来证明了……



Copyright © 2002-2018 时时彩投注平台www.jubaolt.com 版权所有